第3124章没玉符有眼睛

();    南天门内,众人寻找“程峰”和婆战场的心情是很迫切的。
    但在刘镇和青莲仙兵的误导之下……
    直到两天后,才有人看到婆。
    至于那个“程峰”,没人再看到。
    但这根本不重要。
    重要的是,此刻走在通往龙阁路上的婆,要多凄惨有多凄惨。
    说其凄惨,倒不是他伤痕累累。
    从头到脚,婆也只有两只眼睛看上去是淤青的,连衣衫都没有破损。
    这等伤势,简直可以说是毫发无损。
    可每个看到婆的人,心头都滋生了一个念头婆,败了。
    没败在伤痕蕾蕾之上。
    却败在了精疲力竭,败在了意志消沉,败在了宛如行尸走肉,败在了浑浑噩噩……
    没人能从此刻的婆身上,找到一丝一毫天骄才会具有的高傲,孤独,桀骜,自信,坚毅……
    似乎他和“程峰”未见天日的一战,这些属于天骄的东西,便悉数给剥夺了,一点儿也未残留。
    “嘶!”
    “这,这究竟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“这一战,到底怎么打的?怎会如此?”
    “莫非,是碾压局?”
    “便是碾压,也不可能如此吧……”
    “婆就跟换了个人似的!”
    “我的天,那个程峰……到底是什么人啊!”
    “诶?说起来,好像有人打听到那个程峰的一些消息了……”
    “不行,得赶紧找出这个程峰来,此人的手段,太诡异了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别说寻常修士……
    便是混元仙宗驻地内的一干大佬听闻底下人对婆的描述,都怀揣不可置信,亲自动身打探了一番。
    “有过之而无不及啊!”
    “这个婆,被打击惨了……”
    “本座奇怪的是,究竟是何等打击,会让婆这种有资格参加古天梯试炼的人如此?”
    “对了,查到这个程峰的消息了么?”
    “暂时还没,但听说南天门确有此人,而且……”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而且听说,那个古剑锋的手下,似乎也在追查程峰的消息……”
    “嘶!古剑锋?青莲仙兵?看来这个程峰,很是不一般啊!”
    “嘿,岂止不一般,还邪门儿……什么地方不打,专打婆两只眼,啧……”
    “这倒是条线索,去查查谁有此等癖好,说不定会有所获……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婆的归途,是很不幸的。
    纵然没人敢拦他,但一路走下来,他身上似乎也背负了无数的视线,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而赐予他一双熊猫眼的邪天,其实很不顺利。
    因为刚走到古天梯塔外,他就被拦住了。
    “你是,施执事?”
    邪天打量半天,才看清楚拦住自己的人是谁,愕然道:“施执事,您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……”被打得亲niang都不认识的施执事一开口就哭了,“小兄弟……哦不,大佬,看在我还算对得起你的份上,能不能帮我一件事?”
    “啊,施执事请说,”邪天瞥了眼施执事背后两个面无表情的人,“只要力所能及,我一定帮。”
    “此事你绝对力所能及!”施执事一把抓住邪天的衣袖,激动道,“那,那些军勋,你能还给我不?”
    邪天一怔:“施执事,此事……”
    “哎,此事我也做不得主啊……”施执事惊惧地瞥了眼身后二人,赶紧道,“木长老……哦不,是木大长老过问了此事,然后责令我判定灼阳谷救援任务失败,收回军勋……”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身后一人冷冷道: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灼阳谷救援任务,区区拾荒者能完成?看在风珀师兄的面子上,我们不愿小题大做,立刻归还军勋,否则谁的面子也不好使!”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邪天为难道,“我用完了啊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施执事双眸瞪圆,“几百万你,你就用完了?”
    “好在这些军勋都用在了混元仙宗内,等等……”邪天说着,从怀里取出一枚储物戒递了过去,“所有的军勋都换成混元仙宗的齐天杀伐之法了,这样的话……也算归还军勋了吧?”
    施执事三人傻眼了。
    说不行吧,别人军勋全用在自己宗内了,说行吧,木长老要的是数百万军勋,根本不是这些对混元仙宗毫无卵用的玉符。
    “哼,此事不会就这么算了!”一把拽走储物戒,施执事身后二人冷冷盯着邪天,“别想着跑,要知道木大长老一声令下,你连南天门都出不去,我们走!”
    “小气啊……”
    目送三人离去,邪天暗叹一声朝塔内走去。
    见此一幕的刘镇四人,脸色却冷了下来。
    “这种事都做得出来?”
    “哼,早看那个木尊不顺眼了,屁事没做,装得跟大爷似的!”
    “老大,要不要……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刘镇压下怒意,淡淡道,“真相终有一日到吞噬 会大白,那时候……对了,吩咐下去,都把个人手里的齐天杀伐之法整理一下,汇总上来吧。”
    “啊?贪多嚼不烂啊,这,这有用么?”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刚刚那一战,你又不是没看到!”
    塔内。
    褚默正坐立不安地等着。
    本来他对大佬充满信心,但耗时太长,却让他反应过来一个问题。
    “之前那些对手,也是按照玉符中的吩咐行事,大佬怼那个婆是没问题,但,但如何能制作出那等玉符啊……”
    正愁眉苦脸着,他就看到邪天走了进来,当即起身迎了过去。
    “大佬,事情咋样?成功了么?”
    “这种事不能用成功来形容啊……”邪天有些惭愧,“日后这种事,我绝对不会帮你的。”
    “嘿嘿,这种事也只可能发生一次嘛,大佬辛苦了,来来来,坐下说。”
    褚默殷勤地摆好蒲团,待邪天盘坐下来,他才期盼道:“那玉符呢?”
    “什么玉符?”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那个婆的玉符啊!”
    “没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褚默惊而起身,“大佬,没玉符,小弟如何能是那婆的对手?”
    “有玉符你也打不过啊,”邪天道,“对方又不会按照玉符来行事。”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褚默一脸幽怨,“那这事儿……哎,其实也对,即便大佬有取胜知道,也不可能让对手唯命是从,我和他的第二战,妥妥要输……”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你还是有机会的。”邪天笑道。
    褚默闻言,顿时来了精神,大笑道:“哈哈,我就知道大佬有办法!大佬,快说说,到底是什么办法?”
    “很简单,照他眼睛打就行了。”
    “啊?这,这这这……为,为什么啊?”
    “因为我打过他的眼睛啊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而此时……
    呆在自家洞府内的婆,在良久的发呆之后,终于有了反应,右手缓缓且怯怯地上移,摸向自己的眼睛。
    “嘶!”
    哪怕是轻微的触碰,都让他痛不欲生。
    当然,这痛不是肉痛,而是心痛。
    见此一幕,陆倾都有些不忍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 “真是,真是……无耻啊!”
    想到邪天在和婆一战中,化成百上千种杀伐之法为拳,悉数轰在婆两只眼睛上的行为,陆倾竟险些生出大义灭亲的冲动。